2021年9月17日 星期五

如果你不喜歡口愛而伴侶卻喜歡該怎麼辦?

 

鄒孟栩 諮商心理師
你是否有這樣的困擾不喜歡為伴侶口愛,但知道他喜歡,並且會表達想要被口愛的期待呢?
喜歡被口愛的人可能會覺得口愛是做愛過程中相當重要的一環,並且無比的期待! 但口愛只是性愛技巧中的一種而已,是不是最重要的,要看人啦!但是,即使你真的宇宙霹靂無敵愛它,也不意味著你每次做愛都必須擁有它。德國經濟學家戈森曾提出一個有關享樂的法則:同一享樂不斷重複,則其帶來的享受逐漸遞減。想像一下你是一隻熱愛蛋糕的螞蟻,但如果三餐都是蛋糕,蛋糕蛋糕蛋糕~吃蛋糕的幸福感都會一直如此愉悅嗎?難道你不會興起想來碗陽春麵的念頭!所以~口愛超級舒服,也不必每次都要發生。
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性愛方式,就像珍珠奶茶是台灣寶,也不是人人都愛。做一個不喜歡口愛的人,無論是不愛被口愛還是幫對方,你都沒有錯。你可以向伴侶解釋並讓他了解口愛不是義務,你們可以透過創意開發出其他有趣的性互動。或是你只有在感到滿意時才會想要被口愛或是幫他弄。只是如果你們都喜歡被口愛但不喜歡給予,這可能會變得棘手!如果這樣的話你們需要好好聊聊,開啟你們的性愛想像力,或是討論出一個彼此都能夠接受的提供口愛的遊戲規則。畢竟性的愉悅是需要雙方一起創造的,有一方舒服一方不爽,那就不是「做愛」了……
性愛小提醒 : 有時候適合的給予對方想要但是自己沒有那麼喜愛的方式,可能也能增加性愛中的刺激與激情感喔~

圖片來源: 網路
記帳會殺死性愛關係
如果你們在做愛的時候,一直在計較上次我幫你口愛的幾次,你又為我口愛幾次。或是A片裡面都有口愛怎麼我們沒有…..更多關於做愛互動上的公平性。大概激情火焰還沒開幹就已經變成火冒三丈了吧!兩人先氣死而不是爽死。在歐美的研究中顯示伴侶在性關係中討論「口愛」,尤其會遇到上述的狀況。畢竟大部分的人都會受到A片的「教導」認為一定要口愛、要跪姿吸舔、顏射、珍珠項鍊等,唯有這樣做愛才爽。或是發現統計學上講,口愛是讓女性享受性高潮的最可靠方法之一,有人建議每次性交時都給女性口愛一番,讓口愛變成高潮唯一的方法。
當做愛的方式被A片與研究報告制約,那倒底是我們彼此在做愛,還是在演A片呢?
  不過如果你不是真的很喜歡口愛,但你知道伴侶喜歡被口愛的話,這邊也提供你一種口愛模式:
學會享受做愛和接受口愛-緩慢的性愛方式
  我們已經確定口愛不是必需的。如果你感到這樣做的壓力很大,如果你確實對整個事情感到不安,就坦白的告訴對方吧!除了口愛以外,好玩的方式還有很多的。但是,如果你知道伴侶真的好喜歡口愛並且有時候也可以贈送給他們,那麼你可以試試建議「緩慢的口愛」(slow-sex style oral.)。在練習「緩慢的口愛」時,我們的主要重點是與自己和伴侶建立聯繫。我們的目標不是任何類型的性高潮(儘管有時確實就高潮了!)
  「緩慢的口愛」中做愛就像是玩遊戲一樣,我們探索我們彼此的身體,我們帶著好奇心探索彼此,可能會感覺很癢、感覺很好笑,也可能超級激情,這些都沒關係,我們接受可能出現的一切。為了保持這種狀態,我們需要減慢自己的動作,慢慢地享受,做愛中的每一種感覺。將這些原則應用於口愛意味著我們會輕柔地做每一件事,柔和的目光,柔軟的嘴巴,柔軟的舌頭。我們為對方口愛不是為了讓他們達到高潮,這是我們探索他們生殖器的口腔之旅,我們用嘴讓對方感受到愛,如果嘴巴累了,那就停下來,或是當我們感到需要探索其他地方時,我們便從那裡繼續前進。如果口愛方式,不是讓人達到性高潮的激烈競賽,大多數人會發現它令人振奮和令人愉悅,這不是那麼的緊張或尷尬。通常是令人興奮和充實的。如果在緩慢中變得太令人興奮時,很難保持緩慢,想要開始激烈的開戰,完全可以!「緩慢的口愛」不是要做口愛馬拉松,如果感到自己越來越努力感覺嘴酸,可以轉向其他形式的性愛。總而言之,如果你不是真的很喜歡口愛,但你知道伴侶喜歡被口愛的話,你可以:
  • 可以偶爾做一次
  • 創意其他有趣的做愛方式
  • 口愛不是為了高潮,放輕鬆感受他的身體
  口技達人拓也哥曾經被問到:「是如何成為吹神的?」而且如此享受其中不會感覺嘴巴酸,拓也哥雲淡風輕地說:「因為愛」乍聽之下這真是一個讓人覺得廢話的回答,但仔細想想,兩個人可以開心的、愉悅的、感覺被尊重的做愛,在當中沒有感覺被要求、被脅迫(當然如果是喜歡被要求、被脅迫就另當別論囉!) 在做愛中就是彼此愛著,感受著彼此身體的交纏與身體的愉悅高潮,這樣不是很讚嗎? 那能夠在做愛中自由的表達自己的性喜好,可以自在的討論,一起創意DIY屬於兩人的性愛模式,是很重要的一環!

圖片來源: 網路


我們與性的距離



當提到性,多的是五花八門的問題,現代人對性生活的焦慮絕對不會少;無論到處參拜谷歌大神、臉書大神、西斯大神,多的是芸芸眾生在煩惱著:

👉先生不跟我做愛,怎麼辦?
👉我是不夠緊嗎?
👉我色衰不可口了嗎?
👉老婆不跟我做愛?
👉結婚了還自慰是不愛我嗎?
👉我太快射、不硬? 怎麼辦?
👉沒有做愛他還愛我嗎?
👉我們的關係會破裂嗎? 會離婚嗎?
👉我們中間有第三者了嗎?
琳瑯滿目的困惑,永遠不退流行...可見性能力與性生活,牢牢的牽動著個人的自我價值與關係品質。我們恥於公開討論、鄙視情慾自由的人,但又無法逃避自己的性困擾。然後開始亂吃壯陽藥、買情趣用品、內心胡思亂想、爭吵著為什麼不做愛…..我們容易用社會普遍給予的答案,來評估自己的性生活與性能力,卻忘記了,每個人的性事都是獨特的。
Photo by Charles 🇵🇭 on Unsplash
但可惜台灣性教育的失敗,讓性是禁忌、是骯髒、是污晦。好像沒有什麼正向性可言,(延伸閱讀....)你可以問問自己在關注自己的性慾望時,會有什麼心情呢?會有莫名的違和感和罪惡感嗎? 在多數文化中,性是被汙名化、標籤化與呆板化的。還記得是小朋友的時候,你會玩弄自己的生殖器官嗎? 覺得好舒服、好有趣嗎?回想那時候的心理會嫣然的升起罪惡感與羞恥感嗎?那是什麼原因讓你停止探索自己的身體呢?有些人提到家人看到了就好緊張,馬上制止。筆者的認識的長輩也分享過,自己很小的時候就有會自慰的記憶,但母親一直告訴自己會自慰的女人就是賤、淫蕩、很骯髒。如此的價值觀就這樣深植在這位長輩的腦袋裡,逐漸形成一種長年的自我認知-我是骯髒的女人,因為我從小就會自慰,我是正常的女人,我不值得被愛。聽起來多麼悲劇的人生啊!但在我們的生活周遭卻是潛滋暗藏。
也許現在的我們隨意可以搜尋到很多性知識,但也許從來沒有思考過是否適合自己.....你有思考過自己喜歡怎樣的性嗎?喜歡怎樣被親吻、被愛撫,喜歡怎樣的姿勢呢?有沒有哪些禁忌?這些遺你和自己的身體有多親密呢?性學專家表示:「性的狹隘定義與想像,是會摧毀一段關係的。」當提到做愛的時候,你想到的除了快速用力抽送之外,還有什麼呢?這些困難要獲得解答,首先要從認識自己的性喜好與身體開始。親愛的你曾經欣賞與觸摸自己的身體嗎?是覺得無比詭異,還是欣喜若狂呢?提到性,我們已經習慣想到兩性;兩個人的性,而很少想到自己(單性)。其實,每個人對性的認知、喜好、享受,都源自於對自己身體的興趣與好奇,沒有經歷過這階段,就無法體會兩性之間,所能夠帶來的性樂趣。
Photo by Malvetida Magazine on Unsplash
你會認為有了伴侶之後,你或他就不應該自慰了嗎? 如果有性慾就應該要彼此乎像滿足,性生活變成夫妻間的義務,彼此要為彼此的高潮負責與盡責…..美國性學博士貝蒂.道森描述自己多年的性史探索,在十幾歲就會自慰的她曾經覺得唯有經歷 「全套做愛」才算真正的體會了性愛與高潮的奧妙,否則她的性慾是不存在的。在經歷了各式各樣的性愛體驗之後(有瘋狂的、古板的、平淡的)她理解到 :
「自慰是一種最基本的性慾釋放方式,是最基本的性行為模式,對孩童、關係不定的情人、老人都是如此。自慰是我們每個人和自己,終生持續進行的戀愛故事。」-貝蒂.道森
其實透過自慰,可以讓你更令了解自己的身體喜歡怎樣的感覺,怎麼摸,摸哪裡才會爽,當你清楚了自己身體的地圖,就有機會帶領你的伴侶探索你,撩撥你,讓對方一清二楚你喜歡什麼! 這真是一種獲知彼此性慾反應的最佳模式啊!
性,就像其他技巧一樣,是必須經過學習和練習的。像是在慈禧的秘密生活中,年輕的慈禧為了吸引皇上的關愛,也努力的練習性愛的技巧。從懵懂的新手成為專家。自己的性慾,自己負責。不是孤芳自賞,是成為自己身體的專家之後,彼此共享性愛的美好。
雖然社會賦予了男人,女人不一樣的社會角色期待,我們也假定男人/女人來自不一樣的星球。但其實扒開這些迷思、誤解後發現,其實在性上面男女彼此也有相似處的,我們都在性困境中不安、徬徨,用一般的迷思揣測著對方真正想的是什麼? 但卻忘卻了打開彼此的心,取去了解彼此在性上、關係上的需求與渴望。
其實,多一點同理心,能撫平兩人之間的新仇舊恨,在這個理想與現實交戰的時刻,如果彼此願意分享慾望。那麼性慾可以有更多的變化、更情慾盎然。
性是奧妙的、平易近人的,它離我們的距離關乎我們對自己的認識。為自己開啟自我探索的新局吧!

2021年9月11日 星期六

童年創傷的失去

文 鄒孟栩 諮商心理師

最近在閱讀<<哭泣的小王子-給童年性侵害男性的療癒指南>>這是一本好書,用溫暖近人的詞彙描寫童年性侵害倖存者那種極度恐怖的痛.對於有童年創傷的成人來說要去面對那些傷痛其實是很困難的,在沒有支持資源,沒有愛的狀態下,創傷倖存者像是活在孤島上的人,覺得和世界格格不入,覺得孤苦死寂,在我接觸過的大部分倖存者都以否認,遺忘,麻木來讓自己活下去,基本上不少人因為聰明,努力,有能力所以都是可以在社會上立足的,只是某種人生的莫名空洞感,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的感覺會伴隨著他們。

有些人會用『失落』來形容童年創傷的經驗,但其實用『失落』來描繪童年創傷也許太過淺薄.書中提到:『當我們談及倖存者童年時,『失落』似乎是一個非常不精確的詞,對於你從未擁有的東西,如何失去?如果童年從未被允許存在,那它如何『失落』』是啊!失落代表著曾經擁有過,曾經體驗過但現在卻沒有了,對於身處在地獄般童年的孩子來說,痛苦、難受、壓抑、痛楚才是夠真實的生活.我聽過倖存者告訴我他最討厭聽到有人說:『童年是人生最快樂的時光!』因為這句話假定了『童年』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候,每個孩子都是幸福,自在,快樂的.童年時光是沒有苦難的.但『快樂童年』應該只是一種童話故事式的幻想,它是一種運氣,並非常態。

那童年的創傷的倖存者到底在生命中失去了些什麼呢?這本書寫出了幾點:

1.童年回憶的失去 :童年創傷的經驗是難以忍受的,處理這些痛苦其中的方式之一是遺忘。

2.健康社交的失去 :書中提到當兒童只有在獨處才會感到安全時,這將會沿種的損害他與他人互動的能力。有些孩子會藉由獨自一人看保護區自己,這也讓孩子錯失了與其他人建立關係的機會。

3.遊戲機會的失去 :對受虐的孩子來說,他們很難放鬆與信任的與他人遊戲,因為那會有一種失控與危險的感覺,這來自於親近他人帶來的傷害。

4.學習機會的失去:童年的遊戲不是只有樂趣而已,也是孩子從中學習的機會,如果錯失了遊戲的機會也就錯失了學習的機會,受虐的孩子必須要靠自己來了解這個世界,有時候會創造一個『我只能靠自己』的信念,認為世界既不可靠也很危險。

5.對自我身體控制感的失去:兒童時期會經歷到如何從與他人的關係中分畫出自己的階段,當中身體的感覺是自我感很重要的一部份,但對於受虐的孩子了說有時候身體的被侵害讓自我界線被踐踏,兒童感受到的是無法掌握自己的身體,甚至無法保護自己。

6.喪失正常,關愛與滋養的環境:正常的童年是孩子體驗自己是被愛與被保護的時期,但對於受虐的孩子來說他沒有機會從成人那裡得到這些滋養,因此也喪失了對世界的安全感、歸屬感與親密感。



受虐的經驗的確會影響到成年後的生活(後續的文章再詳述),在諮商中聆聽著許多創傷的故事,當成年人覺察到童年創傷的同時,有人告訴我那像是被一顆大石頭狠狠的打醒,有人說那種痛是一輩子的,不同的成年人會用不同的方式面對,有人是壓抑的、有的是生氣與悲傷的,但都對於現在被影響的自己感到憂鬱與無奈,大部分的人都會問:『我有這些受虐創傷的經驗,我的人生可以怎麼走下去?』其實,能夠帶著傷痛走過的經驗中都充滿了生命的韌性與能力,只是當成長的過程是跌跌撞撞、狼狼嗆嗆的走過時,那種辛苦與痛苦很難讓人從中去肯定自己,以及在童年並沒有學習到正向欣賞自己的能力,所以自我感通常很低落。但這沒有關係,因為能夠走到今天,生命中必定蘊含著能力,但需要被成年的自己去探索與發現,進而欣賞與肯定。

最後用一段書中我很感動的話結尾:『當你第一次覺察到受虐的童年失去了什麼時,你會感到無助,覺得自己好像被欺騙了,是不可能擁有美好,快樂的生活.振作起來,一旦你真的接受自己被欺騙,就表示你正往復原之路邁進.你是可以尋回你失去的,但首先你必須先知道自己要找尋的是什麼.你沒有辦法為自己創造一個愉快的童年,假裝自己有個完美的童年就否認了真實發生的事.否認無法讓痛苦過去.你無法在你成年後找到孩提時所需要的愛.重要的是,你要尋找身為成人,你現在所需要的關愛.當你是孩子時,無法獲得你需要的愛對你是不公平的,而你若讓它阻礙你現在滿足這個成年人的需求,那就更不公平了.你可能需要表達你對這些失去的悲傷與憤怒,這些悲傷與憤怒代表你應該執得被更好得對待.即使這些失去無法尋回,失去所帶來的影響卻是可以復原的.



參考資料:<<哭泣的小王子-給童年性侵害男性的療癒指南>> 心靈工坊